阅读文章

圆桌对话
2017年12月29日    点击:1324次    作者:赵军 付伟 谭亮

3.png

谭亮    GE大中华首席学习官兼克劳顿管理学院校长

GE克劳顿管理学院创立于1956年,是世界上第一所企业大学,建立于美国克劳顿村,由此而得名。在60多年的发展中,GE克劳顿管理学院始终是一个不断变革、与时俱进的企业大学。从最初的人才培养到现在的文化转型,从麦克阿瑟的领导力培养尝试向教练式辅导转型,它一直在发掘自己更多的潜能,成为众多企业大学学习的榜样。


4.png

付伟    中国银联支付学院院长

2012年,中国银联培训中心提出“管理型培训向经营型培训转变”的理念,像经营产品一样去经营培训,开始尝试走市场化的道路。2014年,中国银联培训中心升级为中国银联支付学院,意味着培训开始从外部走向内部,旨在为中国银联内部员工和产业内部的会员单位、银行提供培训基地。经过几年的发展,目前学院对内、对外的业务各占一半,逐渐成为一个内外兼修、混合型的企业大学。


5.png

赵军    中国电信学院副院长

中国电信学院创立于2008年,是中国电信集团的企业大学,主要承担集团内部的高管培训、专业人才培养,同时通过企业大学网站辐射集团三十多万名员工的学习与成长,利用线上和线下多种形式进行培训,提升组织整体能力。2013年,中国电信成立了央企界的第一家创新孵化公司和基地,通过发掘多种产品和项目,为集团培养和输送大批“双创”人才。


Q:如何基于个体的视角去改良企业大学的运营机制?


谭亮:企业大学要学会把员工的个体优势作为起点,利用课堂把这些优势发掘出来,并实现学员间的互补,让他们百花齐放。


首先,管理的本质是“角度”,它最终能够对应到认知心理学。不管是线上还是线下的课堂,老师的使命是要把每个人的优势挖掘出来,并让其他学员熟知,让学员们了解原来一个问题可以用多种角度去解读。通过一堂课引导出几十种不同的角度,从而提升学员的认知模式,我觉得这是新时代学习的根本。


其次,一旦你找到了个体的优势,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将这些个体优势转化为团队优势,它是简单的汇总吗?是简单的加加减减吗?这个问题值得每一位企业大学从业者思考。


付伟:企业大学应该尝试以数据驱动学习体验的精准学习。对于个体来说,个体是独立的,且有自己的学习习惯和风格;但对于学习来说,数据的价值还没有得到真正的体现,那么如何提供大规模的个性化学习理应成为企业大学关注的重点。企业中有上万甚至几十万的员工需要培训,但是学习本身又要求个性化,如何去融合不同个体之间的学习方式,形成我们企业大学本身所应具有的能力呢?


我认为核心要素有三点:数据、算法和产品。企业大学至少从今年起应该做到对数据进行积累,对算法有所研究,在这个基础上,提供大规模个性化的定制产品。


赵军:把这个问题进行拆分,前面是“个人学习”,后面是“运营机制”,这两者之间是靠什么连接的?应该是企业大学提供给个人的产品和服务。从这个意义来讲,我有两点心得体会:


第一,在智能化时代里,企业大学要把学习和服务当做产品一样来运营,要去关注目标客户是谁,他们的痛点是什么,他们的感知又是什么,然后去建立运营机制。只有这样,企业大学才能在互联网时代生产出符合大家学习习惯的产品和服务。


第二,在个体学习之间建立联系。一个人埋头学习的时代已经过去,因此企业大学需要做的是连接单个个体,在个体之间形成合力。


Q:企业大学未来的发展模式会是怎样的?


谭亮:关于这个问题我有几点想法:首先,我们应更少去关注企业大学长什么样子,而是要记住创立企业大学时的初心,即一个企业为什么要建立企业大学,目的一定是推动学习型组织的产生,最终带动整个组织做到基业长青。


其次是表现形式。我们这个时代很快会进入到一个分水岭,所有的知识都将以线上的形式呈现,而线下会转为在知识消化过程中分享交流的平台。也就是说通过线上呈现知识,通过线下形成智慧。


最后谈谈“学习”。“学习”这个词其实包含两层含义,“学”是指你所学到的知识,但知识是他人的,那么“习”就需要你通过操练把学到的知识转成自己的智慧,使其成为本能的一部分,做到快速行动。学习不管是对于企业大学还是对于个体,最终都是通过各种各样的形式变为本能,当本能一点点增加时,企业大学以及整个企业与时俱进的能力就会因此而不同。


付伟:首先,未来企业大学趋于开放性的发展方向是可以确定的,这里的开放性主要是指企业大学向市场化方向发展,以及企业大学如何把外部知识内部化,为内部的培训服务。


其次,可能更多地与公司业务密切连接,如何运用各种学习方法和技术去连接业务可能是我们未来要去思考的问题。


最后是赋能,赋能其实是一件很宽泛的事情。未来,企业大学除了要为内部的员工赋能,还要去为客户赋能,为供应商赋能,为利益相关者和整个行业的生态赋能,这对于企业大学来说就是未来的发展模式。


赵军:如果说未来是一个量子时代的话,企业大学是其中的一个量子,那和它纠缠的另一个量子是什么呢?我想肯定不会是大学,而是企业。那么,就要去考虑这两个量子之间的纠缠会不会被打破。维持它们之间纠缠最核心的是什么呢?应该是企业大学为企业贡献的独特价值。


对于企业大学未来的发展,我认为有两点趋势:首先,企业大学的业务要与企业的业务有紧密的连接;其次,企业大学应在线上保持竞争力。因为,如果能够基于大数据做到精准培训,那么所有的外部知识都能够为我所用。未来,企业大学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精准匹配引擎,它能够根据每一位员工的独特性,根据他的测评、绩效、情商和状态等方面的数据收集,提供精准培训。


Q:企业大学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六十多年的发展历史,作为企业大学的校长,您对企业大学的发展有何感悟?


谭亮:从事企业大学的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使命。我的使命是“点亮自己,照亮他人”,那么你也需要思考自己的使命究竟是什么。


付伟:企业大学的从业者一定要学会把自己放低,去寻找未来的学习方式。用智能化、数据化的方式为企业员工提供他们所需要的学习,进而促进业务的增长,实现企业的战略。


赵军:企业大学要想实现价值突破,首先要做到认知的突破,而勇于试错是认知突破的主要途径。在一个包容与成长的环境中,每位企业大学的工作者要不怕犯错、勇于试错。

版权声明:本文由 《培训》杂志 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于《培训》杂志官网,并附带本文链接。

0赞
站内文章搜索

热门文章